从高兴中跌落到谷底
作者:

   这算是什么呢?曾经,我那样的相信你,那样的愿意去为你做一切事,但是现在,你留给我的,只是一场空欢喜的感觉。在去丽江的蓝色小面包车上,我给岚于回了信息,借用了最简单原始的三个字,“我很好”。

 
  我记得《谁的青春不迷茫》里的一段话,“‘我很好’不是指你终于熬到了有了钱,有了朋友,有了人照顾的日子。而是你终于可以习惯没有钱,没有朋友,没有人照顾的日子。‘我很好’是告诉他们你越来越能接受现实,而不是越来越现实。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脆弱,离开你们,我一样能过得很好。”
 
  那应该是我最清心寡欲的时期。不怨天尤人,也不激进,不刷QQ,也不刷朋友圈。坐下来就能够心无杂念地考一整个下午书。几乎没有人能够使我生气,而我,也完全不会去评击事情的好坏真伪……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沉静了下来,没有雀跃,但是我可以确定自己不难过。
 
  我应该是一个愤青的少年。
 
  理所当然地觉得家人对自己漠不关心,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别人没有可取之处,并且前途一定一片光明。经常吵架,跟家人,跟朋友。自己认为别人做得不好的地方,错的事情,总第一时间肆无忌惮地嚷嚷出来,而争执不过来时,就忍不住掉眼泪,心里好像打翻了好几瓶陈醋,酸涩得要命,可总一如既往地认为自己永远是正确的,没有人能理解我自己。
 
  不能忍受孤独一人,对爱情执着地渴望。一想到那段无疾而终的初恋,那一个莫名其妙地就分了手的初恋男友就他妈的狂躁到飞起。日记本、草稿本、笔记本里随处都写得飞扬跋扈颓败苍白无病呻吟的灰色感慨。十几岁的青春里,我总认为自己的内心已沧然到了几十岁长者的炎凉。
 
  我曾经是一个愤青的少年。可我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个时间点起,刚二十岁的我忽而想要做回十五六岁懵懂的少年。
 
  我变得缄默,朋友在身侧吱吱喳喳满满兴奋或九拐十八弯艰难地诉说各自的疼痛的时候,除了必要的附和与安慰,几乎不表达其他的具有个人情绪的想法,我已经丢失了我自己的故事,逐渐成为称职的倾听者。很难厌恶一个人,也很难再有感觉强烈地喜欢一个人,再不合拍的人也能四平八稳地友好相处,再亲和热烈的人也妥妥贴贴地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不轻易质疑对方,哪怕未必相信。我开始放缓步伐,也逐渐懂得努力地尝试着享受孤独。
 
  刘同说,“有时生活就是这样的,适合一个人过,寂寞地过,偶然会比热闹地过要好很多。”三毛也说,“我喜欢适度的孤独,心灵上最释放的一刻,总舍不得跟别人共享,事实上也很难分享这绝对个人的珍宝。”
 
  和岚于认识得偶然,分别得也急促,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再次遇到,一时高兴喝多了几瓶,当然其中应该也有部分原因是,在异地难免变得肆意。
 
  结果,那天晚上我醉了,很严重的那种。
 
  我的意识很清醒,但是全身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因为难受,我开始哭,像小孩子丢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伤心欲绝的那一种。
 
  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不会难过了,久到已经回想不起心痛的滋味。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丢失了我自己的故事,怎样缓慢深入的交谈都没能顺其自然地引出我的一句,“那一年……”
 
  我不知道青春里让我春思萌动的那位少年为什么就无声无色地退出了我的生命里。
 
  ……
 
  或许是因为在路途中滞止太久,太过于孤独。本应不多话的岚于充满了说话的欲望,并付之以行动。将满满的一瓶啤酒一口气灌完,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这是我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再过两天我就得回到那座看不到蓝天白云的人满为患的城市。我离开了多久?不知道。我已经记不清是在哪一天掰开了手机电池安安静静地跨出那一扇门的。
 
  我是转校生,黑色直发齐刘海,安静到有点自闭。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招惹我。在那个时候,哪怕是很叛逆很堕落的学生,也会懂得自动地离乖学生远一点,免得惹来更多的麻烦。只是,他不仅是招惹了我,还正正经经地实施追求。他说,喜欢我安安静静不说话的样子,乖巧得就像是甜甜绵绵的棉花糖。只可惜,我并不是意料中的那么本分。我本不应该答应他的,可是就偏偏就答应了,不得不承认的是,我是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满心欢喜地答应的。我并不是按照常理出牌的人。结果自然出乎大家的意料,但也确实是冥冥之中。
 
  他是放荡不羁的那一种人,而我既腼腆又胆怯。我们的感情亦随了我,安安静静,先不说争执冷战,哪怕是默契的相视而笑也难以发生。我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又或者我们仅仅是不同类的人。反正,我们之间是有不可忽视的鸿沟的。他无动于衷,而我视而不见,俩人这样也相安无事。日子不咸不淡,我开始缓慢地接触他的交际圈,也努力地尝试着把他拉入正轨。
 
  “我一直很执着地尝试着改变他。我不在意他有一个多么自暴自弃的曾经,我只想要看着这个青春正好的少年,能够因为我,由我亲手改造,并逐渐变得优秀。他来自光怪陆离的圈子,那么我就参与进去,感知他的孤独与忧伤。”
 
  “我只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女孩,我从没有想过我的行为是多么无力并且无知。”
 
  “那个时候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总要倔强地做着这些无望而又无谓的事情。直到后来,看多了,听多了,经历的也多了,才逐渐明白,我是喜欢着他的,非常喜欢的那种。”
 
  分手是在我们过完生日的后一天。
 
  “我们是同一天生日。”
 
  生日那天他请了很多朋友一起到KTV包间里庆祝,玩得很疯狂。
 
  “我很疲惫,因为我觉得生日没什么特别的,仅仅是人为地去记住的一个日子,又恰好你在那一天出生而已。”
 
  我很后悔那天晚上留下来陪他。
 
  而且,直到现在我都怀疑,他当时一点都没有醉。
 
  可是面对着他,我什么都说不出口。我不允许自己对任何一个人露出歇斯底里的模样,尤其是这个我认为我应该去恨的人。而当时的我,也很单纯地认为只要能够足够潇洒地转身离开,那么就一定能够做到毅然决然地全身而退。
 
  我很用功读书,我希望自己可以过得比他好,甚至有点恶劣地想要他后悔抛弃我。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过了那一晚就要求分手。”
 
  “是不是因为他觉得我是随便的女孩?”岚于两指夹着细长的瓶颈,一下翻过来,把酒一圈一圈地浇在桌上一盘泛白的话梅中。
 
  “不过,我好庆幸,那一年的我,再怎么难过,再怎么自暴自弃地认为我的人生就这样完蛋了,我都自己把自己的苦吞到肚子里。”
 
  “最起码,不会显得我那么卑贱,”
 
  那一年的我,还足够稚嫩。我一直没有想过,其实他根本不喜欢我。对于他而言,我只是一个充满新鲜感的漂亮的转校生。
 
  十六七岁,正是满怀不切实际的幻想,沉溺于爱情的时期。
 
  “每每他们提及高中的美好时光,我都一边伪着脸笑,一边恶狠狠又自暴自弃地想,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患了失忆,永远也没有这一段回忆!”
 
  我已经开始好起来,他们都爱跟我交朋友。他说得对,只要我想要,我是可以轻易地令大部分人围着我转。
 
  高三那年,离高考只有八十多天。我生日,班里的同学给我搞了个party。遇到了他。
 
  堕胎,休假,自暴自弃。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那个时候,如果我没有硬是接受了他的追求。我的人生会很不一样。顺着别人的眼光走,这样的人生也不会差到哪去吧?
 
  被一个很普通的二本院校录取,很偶然的结识了我现任男友——我同学的哥哥。他正处于创业阶段,而我正滞止于人生的第一个低谷。
 
  我们在一起以后,一切慢慢地变得好起来。
 
  “我们再一次遇见,说实话,真的是跟电视剧一样不真实。”岚于又开开了几瓶啤酒,“应该是毕业后两年吧,我在我男友的公司里看到了他。”
 
  我不知道,他那几年过得好不好,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过得比他好。哪怕,我受到的痛苦要比他多得多。这是上天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吧。看着这个稚嫩的大男孩,就像那些年里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我,我难以理解他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就一头扎进去一心一意地去喜欢。我以为,令我情窦初开的那个少年,是逆着夕阳白衣黑裤的美好若阿波罗般,那么多年的执念,原来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臆念。
 
  岚于最后说的是,“我知道我的青春不可能是偶像剧。可人类往往是很奇怪的,尤其是处于我们这类不敢再说自己年轻,但是感叹老了更有做作嫌疑的尴尬人群,总是类似于条件反射但又带有故而为之的成分,去美化我们的回忆。可能,我们,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要让自己的青春像偶像剧一样闪闪发光。我一直觉得自己沉默不语地吞下了好多好多的苦,甚至有点夸张地认为往后再糟糕,也没有那个时候的痛。我努力地变得优秀,多多少少有点模仿爱情片里遭了挫、倔强地不肯认输的女主。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再次遇上平庸的他,我想,或许在之前的好些路口里,我们就是这样面无表情匆匆地擦身而过且毫不发觉。他不是他,不是青春里的那个他。而那些苦,那些痛,咬进骨头里的恨,也不过是青春里的那个我所遭受的。记忆会出错,青春里的那些念念不忘,经过或多或少的放大与改编,恰恰是满足了我们对偶像剧的渴求。”
 
  我忽而又想起了我那段无疾而终的初恋。或许,他的声音根本不能令我心不受控砰砰直跳。或许,我们分开的那天根本就没有下着雨。又或许,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他……
 
  那一段时间再怎么苦,咽下去之后,回过头来,再去感慨,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故作感伤的嫌疑。别人理解不了你当初的痛,而如今的你也不能恰到好处地回味自己的苦。当你顺着来时的路往回看,你觉得来得不易但是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对所受的挫折怀有感激,随即又可以很轻易地转过头来继续向前的路。那么,你就是真正的放下了。
 
  我的初恋,自是没有岚于的爱恨情仇。我们在补习班上相识,他写了小纸条,有点腼腆又很谨慎地亲手放到我手掌心上。而我庄严地通过掷硬币用半分钟的时间来决定与他交往。接下来的日子就过得有点平淡无奇,不是说没有什么情绪起伏,而是指俩人在一起的日子跟没在一起的日子没有什多大的区别……我现在想想,我耿耿于怀的很可能不是他,而是我捏造的青春里的那个他。而我之所以耿耿于怀,很可能不是因为我舍不得他,有多喜欢他,而是他的存在恰恰是满足了我对青春的幻想。
 
  所以,一定要想清楚,驾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很可能只是一只猴子。
 
  我们总觉得当初的自己幼稚鲁莽得可笑,谁不知,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自认为成熟理性活脱脱的遗世独立?我们习惯于拿一个糟糕的曾经来安抚此时急功近利的自己;我们也习惯于拿一个美好的曾经来激励此时颓废茫然的自己。其实原原本本的曾经是怎样并不见得有多重要,我们只想要我们能够借此来,以更好的心态去承受今天,畅想明日罢了。如果你现在的日子过得太苦,那么你就把记忆变得甜点一切咬咬牙就过去了。如果你现在的日子过得甜,那么你可以把记忆变得苦一点,就会更珍惜现在所拥有的。记忆的味道是可以变的,只要你现在过得幸福。
 
  生活不是文艺片,但一定比文艺更美好。
 
  谢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让我的青春得以闪闪发光。
 

友情链接 :

成都文化公司   网红经纪   经典文集   中国零食网   日记   剧情   古诗词   同业   成都化妆   模特礼仪   小品大全   游戏身份证号码  
关于我们|网站申明|投稿帮助|意见建议|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