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黄金洞
作者:

  1870年初夏,一支法兰西探险考古队来到了大三峡,他们是冲着古代巴人留下的悬棺和黄金洞来的。但他们观察了两天地形后,愤怒地对着岩壁放了一枪,走了。没过多久,一支爱尔兰探险考古队也来到了大三峡,面对脚下滚滚东去的江涛和头上万丈悬崖,爱尔兰人也灰头土脸地回家了。

  这月月底,五个红头发红皮肤的荷兰人踌躇满志地来到了黄金洞下。这是一支闻名世界的探险队,只要是他们走过的地方,都有这样一句名言流传:在荷兰人眼里,世界不存在恐怖和秘密!

  荷兰人的到来震撼了川东名城奉节。有三位三峡人马上意识到:如果这些荷兰人成功了,那国人数千年的秘密将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巴人的骄傲将会被他们击得粉碎。三人坐卧不安,竟生出了与洋人一较高下的决心。

  瘦小的牟无天来自奉节的一个大山坳,平日靠在岩壁采挖岩白菜和石木耳卖钱度日。此人有一绝技,他闭着眼睛,凭耳朵就能听出燕子的雌雄;凭鼻子嗅一阵空气,就能知道一路凶险。高大的王天梯来自万县的一个古镇,他的眼睛仿佛长到了天上,给人一种目中无人的狂傲印象,实际上内里却温良恭谦。钻天云则来自巫山神女峰下,他见谁都低头,好像对任何人都非常畏惧,实际上,他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

  三人走到了一起,合计着怎么才能在荷兰人面前挣回面子。牟无天说:“我已经料定荷兰人后天上午动身,那时三峡将是一个难得的无风无云无雨的晴朗天气。但明天,从早到晚将是一个大雾笼罩的日子,一丈之内看不见物,三尺之内看不到江,这样的天气对于我们三人来讲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必须抢在荷兰人之前!你们二位如没有什么牵挂的事,探险就定在明天早上八点,如有事放不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王天梯啜一口茶后站起来,把胸脯拍得“咚咚”响:“你牟大哥咋说我咋办,决不反悔!”

  “你呢?”牟无天问钻天云。

  “我在想,后天荷兰人见了我们,是让他们喊我们叫大爷还是叫师傅?”钻天云仍是低着头,但那口气却大得很呢!

  第二天一早,三人如约来到了大三峡的岩壁下。他们没有任何辅助工具,双手就是他们的保险绳,双脚就是他们的登天梯。峡沟里,牟无天手捧一团浓雾在鼻下嗅了一嗅,说:“二位兄弟,我说的没错吧?”

  王天梯颔首:“大哥神算,果然好雾,但不知咱们谁先上?”牟无天说:“若论平常,自然是老哥我先上,但今日特殊,先上的应该是你王老弟,稍后是钻天云兄弟,最后才是我。”二人大笑:“实话!实话!”

  茫茫白雾里,依照牟无天的指挥,三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陡壁下。牟无天倚壁而立,听了一阵江涛声,然后一挥手,王天梯顺势爬上了第一道崖坎,反手一拉将钻天云递上头顶。牟无天手贴岩壁,指抠石缝,三纵两跃也上去了。

  事情进展顺利,王天梯与钻天云不得不佩服牟无天的神机妙算和精心安排。现在虽是初夏,但峡口吹来的风依然凛冽刺骨。刚把一江大雾踩入脚下,立即又有一壑浓雾从天而降。三人看不见脚下江水的凶恶,自然没了居高的恐惧。牟无天说:“二位兄弟切莫看四周,只能看脚下。凭风声,我断定我们已经到半崖凹壁处了,但我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声音,你们要小心啊!”

  王天梯正要开口,一团黑影突然夹着一股狂风腾空而起,从高空向他直劈下来。钻天云大叫:“是岩鹰,快抓牢岩缝!把鹰的窝连同幼鹰一起扔到岩下去。”王天梯正手足无措,听了钻天云的话如梦初醒,一把将岩鹰搭在凹岩上的窝扯过来。岩鹰闪电般飞过,利爪一伸,将它的窝牢牢抓住,钻入天空不见了。王天梯保住性命,长舒一口气,连忙把前胸贴住凹岩,让人与崖壁成了一道直线。牟无天抓住王天梯的肩膀,双脚夹住他的髋关节向上一纵,越过了又一道难关。三人继续向前攀爬,虽然道路艰险异常,可在牟无天的眼里,所有的艰险都是坦途,别人不敢过的地方他敢过;在王天梯的心里,自己就是攀崖的绳索铁钩,凡是凹陷处,他抢先填平坎坷,为牟无天、钻天云搭一条便捷的通道。而钻天云总是在崖壁没有石棱、石缝可以抓的时候,让牟、王二兄抓着他的背往上攀。

  白雾翻滚,峡风鼓荡。三人你拉我拽,咬紧牙关攀到了最后一道险关前。只见一块岩石横空隔住大江与长天,要攀上黄金洞必须越过这块石头。王天梯想去抓石棱,手却够不着,牟无天抓住石棱往上翻,双脚又无支撑处,整个身子悬在了半空中。钻天云一看,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说:“二位兄长这会儿只能倚仗我的长处了。”只见他将头一伸,胸肋一下含住了石棱,双手一撑,双脚往右一甩,轻松自如地攀到了石棱上。

  王天梯望着钻天云的背影问道:“上面情况怎样?”牟无天已经闻到了一股腥味,他代钻天云答道:“不好!”果然,钻天云叫了一声:“不好,有条蛇缠住了我。”

  “腾出手来,抓住脑袋。”牟无天大叫道。“脑袋抓住了,七寸也按住了。”钻天云好半天才答道。

  “好!咬它!”牟无天下令道。“咔嚓嚓”一阵响声过后,一条小碗粗的巨毒蝰蛇从牟无天和王天梯头上掉入峡江。

  一阵劲风扫过,钻天云低下头来,把牟无天和王天梯一一拉上了石棱。上了台阶的二人看见钻天云手上还紧紧握着一颗蛇头,他的嘴上还滴着蛇的鲜血。牟无天和王天梯大惊失色,但钻天云却无事人一般。

  离黄金洞只有10米左右了。但这10米在常人眼里完全是绝路,因为这里的岩壁十分光滑,连苍鹰和猿猴都没有落脚之处。只有一棵古松长在离洞不远的石缝里。王天梯与钻天云急得险些落泪,要过这条路,就有摔下千丈高峡的危险。

  峡风猛吹,黑雾狂奔。牟无天问两人:“要是我纵上去了,你们敢不敢过?”钻天云说:“你敢我就敢。只要你伸出一只手,我就能飞过来。”王天梯说:“只要你伸一只脚来,我王天梯就多了一步云梯。”

  牟无天冷笑:“看我的!”说完,他紧闭双眼,猛缩身子,伸双臂,弹细腿,如一支响箭凌空飞出,一声呼啸便弹到了古松上。未等钻天云二人惊叫声出口,牟无天右手已经抓住树干,双腿向上一卷,牢牢地站住了!

  三人终于成功地攀上了黄金洞。展现在三人面前的只有两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剑,一只陶制的虎头壶,还有两具尸骨。三人将东西收好,很虔诚地给老祖宗们磕了三个响头。

  当日傍晚,当六个荷兰人全副武装地来到峡中准备登山时,他们发现三个奇怪的中国人不依靠任何东西,壁虎一样贴着高高的崖壁下来了。荷兰人惊呆了!

  三人下到地面,荷兰人赶忙跑上前去,仔细看了看他们用破衣烂衫包裹着的文物,说:“上帝呀!这真是奇迹呀!”他们虽然很沮丧,但是却带着非常敬佩的心情离开了奉节。临行前,他们把自己的探险日记本送给了三位中国奇人,扉页上写着:

  “我们荷兰有一流的探险队员,有一流的探险设备和技巧,但没有中国人超一流的智慧和超一流的团结协作、取长补短的精神,我们会让世界记住你们的。”

  荷兰人走了,他们没给奉节带来惊奇和轰动,但是三个其貌不扬的三峡人却给奉节,不,给整个川东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奇和轰动!大家纷纷走上街头,想亲眼看看英雄的风采。可是大伙发现,他们心目中的三位英雄,居然一个是瞎子,一个是鸡胸,一个是驼背。

  至于谁是瞎子,谁是鸡胸,谁是驼背,请细心的读者按文中的描述去猜吧。

上一篇: 鬼市

友情链接 :

成都文化公司   网红经纪   经典文集   中国零食网   日记   剧情   古诗词   同业   成都化妆   模特礼仪   小品大全   游戏身份证号码  
关于我们|网站申明|投稿帮助|意见建议|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