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鹄之泪
作者:

       为方便读者观看,此微小说分上下部(已完结)

       上部:

      在那座全是猎户的小镇,十余年,乌云整日不去,只有冬季,镇子里,只要出去几里或不守在火炉旁,就会被寒风冻死,直到有天,镇子里某个男孩刚过了成人礼,一道道电光破空而入,乌云被打破,终见那破晓。
       人们都以为那无形的恶魔已走。
       是神么?村民都仰望着星空,男孩成为焦点,只是男孩看不到,先天就看不到,是个瞎子,不能说话,医生检查,他声带正常,只能听见母亲的歌声,他天天长大,却异常的俊美,没有女孩能看上一个又哑又瞎的人,男孩14岁就懂得如何狩猎,那时村子里的咒语就是这该死的天气,男孩却不怕,因为他有燕鹘在,就连睡觉,燕鹘都守在他枕边,因为这只所属鹰隼的鸟可以带着保暖,很不可思议,它不同与其他猎户家的游鹘、燕鹘,它可以在寒冷的时候发出白炽般的热光。
        成人礼的那天牧师用圣水点了他双目,这次母亲的祈祷终于奇迹的奏效,正是圣水浸满双眼,男孩看到的一刻,闪电如雷,阵阵穿破乌云,男孩的身体漂浮了起来。
        那只男孩的鹰隼(燕鹘)站在母亲的肩膀上,迟迟没有离去,乌云再现,外面暴雪而至,教堂外数间房屋被暴风袭虐,村民惶恐间,都冻成了冰块。
        “亚特神殿圣母的第二个女儿,别来无恙啊。”二尺黑袍从教堂大顶凭空降下,一道黑影闪过,一只纤瘦如骨的大手抓住了男孩的母亲斯迪亚。”
        女人快喘不过气,双手合十,一柄金色匕首变在掌中,横握一刀直逼黑袍男子的脖颈,只差半公分。“你这个恶魔,还我丈夫!”
        “|呵呵,还想着你死了半个世纪的丈夫?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如此年轻,你跟你男人也不会生出那个小孩。是我,在罗修殿抢的圣水,让你长生不老,你不爱我,却爱一个猎人,我没有错!”男人愤怒的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两手指尖探出锋利的爪子,是狼爪。
         我原本对你有好感,可哪知你为夺神位积蓄你邪恶的能量,不惜残害罗修殿的那些圣女,你吸了多少纯正的圣血,掠杀多少无辜的壮年,作为你的魔法之需。你这条吸血恶狼!从那一天,我就不再爱你,我躲在这里,你却不依不饶,你竟然在我婚礼那天,偷袭我的丈夫。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猎户,以前一直保护着这镇子不受魔狼的侵袭,而你却做了魔狼之首,你在我换礼服的时候杀了他,纳塔你这只恶魔,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女人原本娇柔的脸庞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变得狰狞可怕,是愤怒,会让人突变。

         “呵呵,既然你还是那么顽固,那么我再也不会对这镇子对你孩子下什么魔咒了,我要毁掉你身边的一切!包括你!”
          那只带有吸血饿狼的爪子捏的斯迪亚更重了,无疑是至斯迪亚死命,斯迪亚抗衡着,牧师神御的光芒发出,振开那只魔爪,亮出大剑,直刺纳塔胸中而去,纳塔振臂一挥,一道黑气从黑袖而出瞬间腐蚀了那柄长剑,牧师持剑的前臂也慕地被黑气腐蚀掉,燕鹘站在迪亚肩膀,扑腾着翅膀,向纳塔冲去……

      下部:
         
      燕鹘冲着纳塔胸口奔去,两扇翅膀突然幻出了十柄匕首,速度极快,纳塔一喝,通体幻出青色光盾,闭目快念着咒语,燕鹘发出的十柄匕首只得探进半个光盾,且匕首柄端传出十阵雷刺打到燕鹘身上,燕鹘被击落,脊背和尾部伤痕累累,几处伤口汩汩流血。
    这一切都在落地的瞬间被男孩看见,男孩愤怒了,他不能看着母亲和燕鹘受死,大喝一声,停在空中,白袍左袖口探出一把金色弓箭,右手从后背取出三柄鹅毛箭支,身体垂升到窗口,男孩咬着嘴唇,满力拉弓,三支天鹅羽蹿进碎窗的缝隙,直逼刚转身的纳塔,比燕鹘还快,分别对准纳塔的头、胸、腹,不同以往的是,这次男孩的箭带了三道赤光,仿佛灼热的锟钢利器,逼近刺向纳塔,纳塔发出三段黑气,与鹅羽箭抗衡,很费解的是,男孩后背的三十发箭支干追三支鹅羽箭,一道白光接着震耳欲龙的长鸣,打碎教堂的玻璃,烟雾散去再看,一个白天鹅带着赤光冲向纳塔,纳塔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天鹅,只有他看出了这端倪,纳塔开始恐惧,女神怎会光顾与此,这狭窄莫落的小镇,纳塔深知自己的命数已近,白天鹅化作白衣女子,头顶耀眼皇冠,手持一把利剑刺穿了眼前的纳塔,纳塔胸口中剑,一命呜呼,男孩冲进窗口看着女神、母亲、燕鹘,不明所以。
       “来,我的儿子,这是罗修点皇后的女儿,是天使数万代后的一女,妈妈则是她身边的神使“
      “那长这么大,这一切我为什么都不知道”儿子有一丝怨怒。他看着天鹅女神,原来自己一直被保护着,自己每日与箭羽谈话,她都听见了?这不可能,我只是被可怜的吧。那是爱吗?
       “我嫁给你父亲时,女神也跟着下凡找寻自己的真爱,只是那时她只有十岁,为了不让父皇恼怒,她化身白天鹅……”
       “好了,你不用说了,阿姨,我只想做凡人,我爱你的儿子”那白衣飘飘的玉臂下,纤指对着男孩。
       母亲跪地,“云衣姑娘,不,云衣天使,请救救我的燕鹘”
       “好的,请伯母放心”,斯迪亚讶然得看着云衣,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会如此的幸运。
       男孩看着云衣,原来心底里那份漫长的爱慕,源自云衣。
       云衣看着男孩,露出笑容,男孩的心跳个不停,却看见母亲眼角的泪。
      云衣默念咒语,周身洁白的光芒汇在掌中,按在燕鹘的身上,燕鹘的身子动了,斯迪亚的眼神醉了,将燕鹘搂在怀里“亲爱的”,儿子惊讶道“母亲,是父亲吗?是父亲是吗?”
       “恩,是的,儿子,你父亲死后,上天告诉我,我们的今生未了,我们依然爱着,我耗尽了所有的魔法助你父亲,将他的灵魂安在了燕鹘身上”
       “小心!”燕鹘讲话了,躺在母亲一旁的纳塔最后一丝气力,发出百只利剑,冲向斯迪亚,斯迪亚措不及防,儿子箭光般冲向母亲身前,可利剑太快了,“额!”
       燕鹘挡在了斯迪亚的身前,双翅一挥将男孩击出数米外。
       纳塔邪恶的笑声过后,化为枯骨。
       “亲爱的,啊!为什么啊!啊!”斯迪亚抱着燕鹘,身体抽搐,已泣不成声,燕鹘的羽毛退去,一个男人幻化出来。看着斯迪亚的眼睛,“亲爱的,对不起,我不能再守护你了,不能再爱你了”
         一切寂静……
         女人抱着男人,哭不出声音,只有眼泪。
         儿子看着父亲,小时候的记忆接踵而至,他看到父亲也哭了,张嘴叫着:父亲!
         再没有回应,从出生到现在,这嘴边的父亲,心中的父亲得意相见,天却这般弄人,他看着母亲贴着父亲的脸颊,不停摩娑着,转眼,只听得一句,“老婆,我爱你”,转眼间,女人怀里的男人,化作一只燕鹘,盘旋在母亲身边,母亲原地转身看着,燕鹘点了点头,羽毛纷纷掉落,身体渐渐碎影般消失
,女人接着羽毛,沉默的坐了许久。
       一切都寂静了许久,男孩嚎啕大哭,云衣站在男孩的身边,将男孩搂在怀里,云衣说着“你愿意让我和你一起照顾你的母亲吗”
       男孩拭去眼泪,看着云衣,点头,这次变作主动,将云衣搂得更紧了。
       数天过去了,只有母亲不愿立开得坐在那里,傻笑着,傻笑着,手里是一堆零散的羽毛。
       儿子伤心欲绝,对身边的云衣说“你能让母亲,恢复到原状吗?亲爱的”
       “恩”云衣轻声应着,搀起男孩,拉起母亲,走在乌云散去,大地还暖的绿茵大道上,远处是那所漂亮的房子,炊烟淼淼,云衣带着爱意的笑容,对身边的男孩、女人说着“妈,丈父,我做了很丰盛的菜肴”
        “好香啊”母亲的笑容变得正常,男孩给了云衣一个吻。
已完结。


友情链接 :

成都文化公司   网红经纪   经典文集   中国零食网   日记   剧情   古诗词   同业   成都化妆   模特礼仪   小品大全   游戏身份证号码  
关于我们|网站申明|投稿帮助|意见建议|联系我们